主办 承办协办
全国工伤康复综合基地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工康新闻 > 媒体报道 > 【南方日报】工伤康复:有希望 路还长

【南方日报】工伤康复:有希望 路还长

作者:zmq 来源:南方日报 2013-08-23


进行站床训练的工伤患者。肖雄 摄

【提要】随着经济的发展,遭受工伤的人也越来越多,其中的大多数都没有进行工伤康复。其实,经过培训,大多数工伤患者能恢复自理能力,重返工作岗位。然而,康复机构缺乏、专业技术人员不足等掣肘工伤康复的推进。工伤康复的推广任重而道远,必须加大宣传力度,建立康复网络,培训专业人员。

●南方日报记者 胥柏波 实习生 赵沁

伴随着珠三角经济的发展,工商业从业人员增多,劳动者遭遇工伤伤害的事故也愈加频发。据统计,2012年,广东省工伤受伤12万人,其中需住院治疗的有4万余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机体功能丧失,又缺乏系统康复,终日依靠他人照料生活。

作为全国第一家工伤康复专科医院,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自2001年成立以来,每年为近2000人提供免费的康复治疗,经过系统治疗和职业康复培训,其中82%的工伤职工恢复生活自理能力,重返工作岗位。

在广东,像这样为工伤者提供康复治疗的协议机构还有二三十家,接收能力相加不过1万人,剩余3万余人的缺口无处填补。专家认为,工伤康复机构缺乏、专业技术人员不足、康复概念的宣传认知度低,是推进工伤康复遇到的几大瓶颈。让更多工伤者享受康复治疗,重拾生活信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头练起的“新生儿”

叶才威轮椅推得飞快,抢先一步摁了电梯,见记者小跑着都没能赶上,顽皮地一笑……

31岁的叶才威是广东河源人,2011年,他在佛山一家生产床上用品的工厂出货时,被压到腰,伤了神经,腰部以下失去知觉。他在佛山当地一家医院做手术,住了一个多月院便因床位紧张被“请”了出去,彼时的他连坐都坐不起来。

出院后,他在佛山市工伤康复中心接受治疗,依然需要护工照顾日常起居。“(我)连转床都不会,当时觉得一辈子就这样了。”

2012年5月,他转到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从最基本的作业治疗和物理治疗开始。半年后,医院甚至“残忍”地取消随身护工,鼓励他亲力亲为。如今在叶才威的病房,物品摆放整齐,卫生间挂着他亲手洗的衣服,如厕、出行也不需要人照料。

除此之外,叶才威还参加了医院职业康复科开设的“双转移”办公软件培训班,学习文档、制表等电脑技术。他还报名参加了医院与喜市多便利店的合作项目,担任副店长或店员,学习收银、进货、理货、做报表等门店管理知识,打算以后回家开个士多店。

在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像叶才威一样的工伤患者还有600余名,他们大都身受1—2级重伤,生活、工作能力严重受损。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不同寻常的故事。

6岁的锐潮是医院里最小的病人,一场煤气爆炸夺去了全家人的生命,只有他和哥哥幸存下来。兄弟俩都被严重烧伤,周身覆盖着肉色压力衣,只露出眼睛、鼻孔和嘴巴,他们在这里接受一系列针对性的修复手术和康复治疗。伤痛没有压制孩子爱玩的天性,锐潮总是蹦蹦跳跳的,非常活泼,他最喜欢水疗,因为“像游泳一样,很好玩”。

运动治疗大厅里,随处可见在治疗师帮助下做牵引、推拉、握举、伸展运动的患者,靠近大门处有一排直立的病床,病人被固定其上,保持站姿。“这是为了缓解长期卧床导致的血液不畅。”办公室副主任黄黎锋解释道。另一名病人正在使用医疗学步车,锻炼腰腿行走力量。正常人看到这些训练会觉得太简单了,但他们就像“新生的婴儿”,心智上成熟,但行动上一切要从头学起。

让工伤者自立地重回社会

工伤康复的第一步,是尽可能地帮他们重获生活自理能力。而工伤康复的最终目标,是让工伤者就业返工。

方向盘前,胡立伟(化名)镇定自若,他熟练地左转、右转,时不时踩下油门、加速前进,或是启动刹车、避开路障。

这不是真实汽车里的一幕,而是职业康复治疗大厅驾驶工作站的寻常景象。工作站模拟驾驶室的操作环境,电脑屏幕里变幻着路况场景,工伤康复者在这里就可以练习驾驶技能,帮助他们在未来重返司机岗位。

“康复治疗不仅是肉体上、行动上的,更是在精神上、能力上的。”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职业康复科副主任卢讯文告诉记者:“职业康复是帮助工伤者重新就业、回归社会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环。”

据了解,一个工伤患者的治疗一般会经历几个流程,不幸遭遇车祸、烧伤、机器伤害后抢救治疗,部分伤情严重的患者功能丧失,由此申请康复治疗。

但仅仅恢复生活自理能力远远不够,如何让工伤患者重回社会是工伤康复的最终目标。经过功能评估,康复就进入更为关键的阶段——职业康复。“长期的治疗让他们在精神上、体力上都脱离了社会,如果引导不好,可能就此产生依赖心理。”卢讯文强调:“职业康复就是要让他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以病人为借口,重建信心。”

做生不如做熟,70%的工伤者最终会重返原公司工作,可能过去重体力的活他们做不了,职业康复就以他们能胜任的工种为方向,针对性地安排技能培训。返工前,医院会与工作单位沟通交接,并派人去现场测评工作环境,调整桌椅高度,布置出适合工伤者的工作环境。

出于与老东家的恩怨纠纷,也有不少人选择另谋出路,职业康复就根据工伤者的康复程度和个人兴趣开展培训。最常见的是软件操作,很多工伤者过去干体力活,对电脑知识知之甚少,学了基本操作,就可以从事网上客服、资料录入等诸多工作。此外,工伤者还可以学习便利店经营、丝网制花、陶泥制作、水晶纪念品热转印技术等知识,为再就业拓展空间。

难得的是,所有这一切治疗的费用,都由社会保险基金支付,前期在工厂购买过工伤保险的工伤职工,不必在饱受身心痛苦的同时,再为看病钱担忧。

3万人缺口无处填补

工伤康复对工伤者重返社会具有关键作用,但真正享受到这一服务的只是工伤者中的小部分。作为全国规模最大的专科医院,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有床位600个,而综合医院康复科的床位只占到总床位的3%—5%,承载能力非常有限。

据统计,2011年,广东省发生工伤12万人,其中需要治疗的有4万多人,但全省工伤康复医院能接收的病人加起来不过1万,剩余3万余人的缺口无处填补。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副院长欧阳亚涛指出,作为工伤康复的主要依托力量,当前全国的康复机构仍以点的形式存在,力量单一,水平参差不齐。此外,单靠康复医院的力量远远不够。借鉴国外社区康复、家庭病床的经验,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老人院等机构合作,由医院的点扩大到社区的面,逐渐建立起全省乃至全国的网络,将是工伤康复未来的发展方向。

欧阳亚涛认为,像植物人等长期卧床的病人,更适合社区集中看护。在社区一级,不必配备太过高精尖的设备,推广“适宜技术”,简化医疗器材,人员一专多能,便能有效解决不少病人的康复需求。

对于这种推广,康复部主任刘四文表示认同,但也表达了他的忧虑。由于社区康复归民政部残联管理,卫生服务中心归卫生部管,分属不同的系统,资源难以实现有效整合。加之中国城乡发展不平衡,联络医院、社区、家庭“三位一体”的康复模式只能在大城市试行,在乡村很难开展。但现实情况是,大城市工厂里打工受伤的多是外地农民工,他们受工伤后终要返回原籍,当地的医疗康复条件很难保证。

工伤康复在推广进程中还面临诸多阻力。刘四文提到,由于工伤保险率上升,前期工伤患者的医疗费用均由工厂垫付,影响资金周转,很多工厂出了事能瞒就瞒,甚至不给工人购买工伤保险。

另外,不少工人对工伤保险没有概念,甚至不知道公司有没有给自己购买,出事后也不懂得向工伤康复医院申请服务。

康复专业技术人员也非常稀缺,尤其是康复服务的主体——康复治疗师。据欧阳亚涛介绍,去年卫生部颁布《“十二五”时期康复医疗工作指导意见》中提出,争取到2015年底完成在岗康复治疗师的全员培训,从去年开始,计划5年内投入17亿元,培养4万—5万人。

工伤康复的推广任重而道远,加大宣传力度,建立康复网络,培训专业人员,让更多的工伤者享受康复治疗,重拾生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