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交流互动 > 网友留言 > 一杯橙汁的变化

一杯橙汁的变化

来康复中心工作快满一年了,每当朋友问起我的工作,他们总会善意地叮嘱一句:“现在医患关系紧张着呢,你可得小心点,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啊。”我总是笑一笑,说了句他们认为是安慰的话:“在我们医院工作,可没这样的担忧。” 大家以为我在说笑吧,可如果你和我一样有过这样的经历,便不这么认为了。 六月的广州,太阳早已热辣辣地挂在天空,这热情快让人们难以承受了。中午吃完饭,想着和同事聊会天,散会步再去午睡。我们正烦闷着这不解人意的太阳,让我们周末不敢郊游呢,“哎呀!”一不留神,在楼梯间一脚踩空,我摔倒了。回过神来,我已斜躺在楼梯上,这滑稽的姿势让两人都忍不住扑哧一笑。同事好不容易把我扶起,细细地检查了下,这跤摔得不轻啊,不仅脚踝有个大包,手上也有好几处淤青呢。好不容易单脚跳着回到诊室,对于我这样身体单薄的女生来说,这可是个不小的体力活。猛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大喘一口气,发现已经大汗淋漓,拿起饭后买的橙汁,贪婪地一大口下肚,嘴里留下的却是涩涩的味道…… 正叹息着自己倒霉呢,刚好一患者经过诊室门口,见我这副模样,立即关切起来:“医生,你这是怎么了?”我忍着疼痛,说:“没事,就摔了下,一会就好。”“哟!你脚都肿成这样了,这伤筋动骨可得一百天呢,这可得好好治疗啊。”他紧皱眉头,用手扶了下自己的眼镜,像福尔摩斯探案般严肃、认真。顿时让我感觉,我们的角色正在对调。我并未给他做过治疗,这种素不相识的温暖,好像在大热天里好不容易盼来的微风。已到午睡时分,睡前又喝了口橙汁解渴,酸涩中带着淡淡的甜…… 下午的工作开始了,现在各科室都在忙碌,想着等快下班的时候再去处理脚伤。正在我刚做完一个评定的时候,一阵爽朗的笑声从走廊传来,不用看,这肯定是创伤骨折科的陈叔, 陈叔算得上骨创科的明星了,性格开朗、健谈,和病友、医生都能成为好朋友,多才多艺的他经常会拿着口琴和大家一起有唱有笑,大家都说,有陈叔在,就不怕没笑声了。“刘医生,我来找你有事呢!”还不见其人,声音早已传入我诊室。陈叔是骨盆骨折,走路还得拄着拐杖,他坐下后,神秘地说:“猜猜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陈叔真是个可爱之人,神情犹如小孩玩游戏一般天真。我疑惑着:“这下您可考倒我了。”“哈哈哈……就知道你猜不着”陈叔从口袋拿出瓶云南白药,递给我:“听说你把脚扭到了,我刚好剩有一瓶新的,快拿去喷喷。”这突如其来的礼物,实在是让人感动,要知道,从7楼的病房到2楼的诊室,对于陈叔这样的病人,可不容易啊。陈叔的热情推辞不了,只好收下他的好意。他边哼着歌,边拄着拐杖走出诊室,歌声里留下了慈祥的关爱,留下了沁人的甘甜。尝一口橙汁,冰凉透心…… 下午的工作差不多完成了,想起自己的脚伤,准备去让同事帮忙处理下,刚想起身,一抬头,一个小脑袋瓜子从门后伸出来,这不是脊髓损伤科大何的女儿嘛。这才四岁的孩子,灵动的大眼睛犹如潺潺溪水般透彻、明亮,加上四川女孩儿特有的白皙皮肤上透着的稚气粉嫩,让人好生羡慕。她见我只是望着她,不说话,有些羞怯了,久久不敢进门,我问:“熙熙找姐姐有事吗?”熙熙咧一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着:“我爸让我拿东西给你。”说着,从身后拎出一个红胶袋,胶袋外边还有些水珠子往下滴。这袋子看上去就不轻,我赶紧上前接着,哟,竟然是一袋冰块,孩子的手都有些许通红了,看着真叫人心疼,我问:“这是哪来的?”她歪着脑袋,摸着后脑勺:“好像是奶奶刚好在小卖部买东西的时候,问那里的老板要的。”我的眼睛已有些湿润了,捏捏孩子的小脸蛋,说:“谢谢熙熙,也谢谢熙熙的爸爸和奶奶。”熙熙像完成了一项大任务一样,一蹦一跳地回去了。拎着袋子,站立了许久,心里的情感涌上心头,哽咽喉咙,手里的冰块只愈显沉重,这里装着的,是一份信任,一满牵挂,一种情意,一筐温馨…… 可能有人会问,怎么病人都对你那么好呢?其实,不是他们对我好,工作之后就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这已经是很平常了。康复中心从建院起,这里慢慢形成了一种氛围,一种医务人员与病友相亲相爱的氛围,我们都把彼此当成一家人,当你用心去对待他人,换来的将是真诚的微笑,由衷的感激;这种氛围在十年时间里凝聚成一种文化,当你从踏进康复中心的门口起,就会被无形的力量牵动着,这里有的是互爱互助、是重生的信念、是翱翔前的积聚。文化的力量足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里的每一个人们,是直抵心灵的暖流。喝下最后一口橙汁,清甜如甘露…… (心理治疗科:刘莹莹)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管理员回复:
用户名: 验证码:
Emai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