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工康新闻 > 滚动新闻 >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十年闯出医疗新模式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十年闯出医疗新模式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网 2015-05-25

关杏莲十年如一日,上门为工伤患者提供贴心服务

  周末

  特稿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尹安学

  通讯员 黄黎锋  实习生 尹璐明  

  你享受过家庭医生上门服务吗?对很多市民来讲,“家庭医生”服务还很遥远。不过,对广州的工伤康复人员来讲,享受家庭医生上门服务,并不是一件难事。

  13年前,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开始尝试指定医护人员,定期上门为工伤患者提供治疗、康复、护理、临终关怀、健康指导等服务。这种便民服务一开展就深受欢迎,至今医生上门巡诊已3万多人次。

  羊城晚报记者近日跟随家庭医生关杏莲走门串户,体验不一样的上门康复治疗服务。

  刚开始上门

  被患者当贼盯

  詹婆婆今年80岁,她原本在粮店工作,43年前工作时被三包大米压倒,当场休克。詹婆婆被抢救过来后,下肢已失去感觉,大小二便失禁,从此长期卧床,反复出现骶部压疮。詹婆婆一直由丈夫王伯伯在家贴身服侍,有时遇到紧急情况,王伯伯也束手无策,只能拨打120叫来医生。有时一点小事也要去医院,来回折腾很不方便。

  由于詹婆婆属于工伤,她的康复享受工伤保险报销。在省工伤康复中心开展家庭病床服务后,康复中心每逢周一、三、五,或者周一、三、四,都会安排“家庭医生”到詹婆婆家里,为婆婆检查身体、换尿管,甚至帮忙倒尿。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护士科护士长关杏莲自2003年开始为詹婆婆提供上门服务,“刚开始接触时,我们干什么,詹婆婆都戴着眼镜盯着,有点把我们当贼的感觉。”关杏莲说,她不断跟詹婆婆聊天,有时候还会买些衣服等小礼物给老人,双方的距离才慢慢地拉近。

  细微显关爱

  医患一家亲

  工伤病人与普通病人不一样,病症往往会不定时发作,一旦延误,可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关杏莲说,去年春节她回老家,连日阴雨让她很担心詹婆婆健康状况,在老家只待了几天就匆匆赶回广州。巧的是,当晚她就接到詹婆婆电话说身体出状况了。关杏莲连忙赶去,发现老人身体发麻,僵直不能蜷曲,立即进行辅助按摩,老人病情终于好转。

  一晃10年过去,如今关杏莲和詹婆婆已经情同家人。“她们(护士)就像我的女儿!”詹婆婆说。    

  当家庭医生,细心最重要。有位工伤老人患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有次关杏莲例行上门服务,给老人服用了降压药,血压没有下降的迹象,老人还怎么吃都吃不饱。关杏莲很奇怪,她突然发现,老人双眼眼球凸出,高血压可能只是并发症,真正的病因并不在此!关杏莲连忙让老人的家人送老人到医院检查,发现老人已患上甲亢。由于治疗及时,老人逃过一劫。

  一位接受康复训练的阿姨说,她本来不属于上门工伤康复范围。一个偶然机会,关杏莲得知她的病情,看她生活难以自理,反复多次找民政部门反映,最终享受起康复服务,“说她是我女儿,把她辈分说小了,她是我的恩人。”

  在病人家里,有时家庭医生还为老人洗头、剪指甲,有时还给老人做饭。相处久了,一些老人对关杏莲等医护人员产生强烈的信任、依赖,甚至会把存折密码告诉她们,让她们帮忙取款。

  获家人支持

  家庭医生做得开心

  刚开始做家庭医生时,关杏莲一度很失望。上门提供康复服务,事情多,又琐碎,很累;经常早出晚归忙着上门服务,小孩没人带,老公很有意见。后来,女儿大了,关杏莲带女儿一起出诊,女儿看到妈妈所到之处,所有人对妈妈都敬重有加,女儿深感自豪。从此家人更加支持关杏莲的工作。

  现在,关杏莲对家庭医生的角色有了新的认识:医院医生面对的是患者,我们面对的是康复者,有时聊聊生活,谈谈心,老人的阅历对我是笔财富,让我更加享受人生。

  有次正值端午节,关杏莲照常上门去陪护一名卧床工伤患者。来的时候雷雨交加,老人专门托老伴买了粽子,怕家里人不知情都给吃了,专门在那个粽子上面放了一张小纸条,写着“给关医生的粽子”。“那次回去之后就感冒了,可并不觉得委屈。自己照顾别人,别人拿你视如己出,这可以算作一种眷顾啦。”

  如今,关护士长所在的医护队管着社区53个家庭病人。按照分级管理的原则,一级工伤病人,一个周随访一次;二级工伤类病人,半个月随访一次。“按规定,被确定为一、二级伤残的,设立家庭病床后,我们上门诊疗护理产生的费用,全部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病人的负担大大减轻。”

  未形成规模

  期待推广家庭病床

  目前,受医保服务对象的限制,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的服务对象为劳动保障部门认定的工伤患者,这种“家庭医生”上门服务是长期的,而社会上普通医院对患者的上门服务一般是非固定的。

  老年人往往都伴随着一种或几种慢性病,长期住院经济负担无法承受,家庭病床是最好的选择。据统计,2012年年底我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94亿,2025年将达到3亿。但现有的家庭病床远没有形成相应的规模。

  目前广州地区,除了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几乎没有其他大医院系统性地开展家庭医生上门服务。而即使是康复中心,其服务覆盖面也严重偏窄,关键性的制约是工伤保险基金只为一、二级伤残患者“埋单”。根据关杏莲的经验,三、四级伤残患者数量更为庞大,“他们也同样需要贴心的家庭病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