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工康新闻 > 媒体报道 > 《中国社会保障》:唐丹,工伤康复事业的开拓者

《中国社会保障》:唐丹,工伤康复事业的开拓者

作者:办公室 来源:本网 2016-07-04

唐丹,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主任、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院长;中国康复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康复医学会烧伤康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工伤康复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全国工伤康复辅助器具专家组副组长。他在我国工伤康复机构建设、人才培养、政策标准制定、学科体系和国际化等方面作出了开拓性贡献。

从军人到工伤康复领导者

1989年,作为一名军人,唐丹从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临床医学本科毕业,被分配至部队一所医院工作。刚开始从事神经内科工作,其后开始接触康复医学科临床工作。那时的他,既不知道工伤这个概念,更不知工伤康复为何物。事实上,那个时候康复医学在国内都是新兴事物,了解者甚少,他也没想到自己会终生服务于这项事业。

作为一名军医,唐丹说最终投身于工伤康复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在部队医院工作一段时间后,参加了总后举办的一个疗养康复的培训班,学习了半年,对康复医学的知识和理论有所了解。回来后医院打算增设康复科室,我觉得需要进一步深造,但部队并没有这方面的学科,于是四处打听,得知中山医科大学招收康复医学的研究生。于是就报考了,结果很幸运,在十几名考生中以第一名考取国际著名康复医学专家卓大宏教授的研究生。从此与康复结缘。”唐丹笑称,如果没有参加总后的这个培训班,可能就不会攻读康复医学专业,最后也就可能不会走上工伤康复之路。

1995年唐丹从中山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回到部队,原本打算在专业岗位上奉献部队,但很快,第一次创业机会来临。

1996年广州市政府为提升残疾人健康能力、发展残疾人康复事业,决定筹建残疾人康复中心,但缺乏人才。经多方联系,最后找到唐丹,双方一拍即合,当年唐丹即作为引进的人才转业至广州市,负责筹建残疾人康复中心,其后出任主持工作的常务副主任。唐丹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当年他是广州军区第一个转业的研究生,“彰显了广州市在吸引人才方面的决心。因为当时军队的专业技术人才的转业并不容易,尤其是像他这样有紧缺研究生学历的专业人员。广州市政府为此给部队去了公函,希望部队能够支持地方建设,为此他才被特批转业”。4年后,广州市残疾人康复中心基本步入正轨。

唐丹开始接触到工伤康复工作,是在1998年。当时,广州市劳动局(人社局、劳动保障局的前身)准备发展工伤康复,于是辗转找到唐丹,请他担任顾问,负责进行工伤康复的策划等工作。现任广州市人社局养老保险处处长陈泰才,1998年时是广州市劳动局负责工伤保险等工作的一名副处长。据陈泰才回忆,当时全国工伤保险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广州市工伤保险工作已处于全国前列,局领导观念开放、锐意进取,试图开展工伤康复工作,但对康复、工伤康复的具体内涵,具体怎么搞,都缺乏专业知识。鉴于唐丹所具有的专业知识、实践经验和管理能力,因此请其担任顾问。在担任顾问2年后,即2000年,唐丹决定全身心投入工伤康复事业,开始第二次创业。

对于再次转行,唐丹回忆说,当时他是基于三点考虑的。一是,工伤康复是个全新的领域,当时国内还没有人搞,更具挑战性,符合他的性格特征;二是通过两年的接触,他认为发展工伤康复符合工伤保险未来发展方向,而且有工伤保险基金支持,是一项大有可为的事业;二是,当时广州市劳动保障局的领导改革意愿强烈,支持力度较大。“当时准备将局的一个招待所改建为康复中心,这个招待所有40张床,开始局领导只打算拿20%的床位做康复,经过我反复做工作,最后领导决定将全部床位用于发展康复。领导这么大的决定也给了我信心。”于是在2000年,唐丹调至广州市劳动保障局,具体负责社会劳动康复中心的筹建。2001年10月,全国首家工伤康复医院——广州市社会劳动康复中心(以下简称康复中心)成立。也是在这一年,广州市劳动保障局成立工伤生育保险处,作为第一任处长,陈泰才在该岗位工作了十多年。此后他们精诚合作,在工伤康复以及工伤预防等其他领域,开创了我国工伤保险领域的诸多先例。

借力香港,联手发达国家,实现工伤康复理念及技术水平的腾飞

唐丹接手之初的“康复中心”是广州市劳动保障局所属的一个招待所,位于广州市郊区的从化镇,总共有40张床,十几个服务员。唐丹第一件事就是着手组建专业团队。“康复专业人才是发展工伤康复的核心竞争力,没有康复专业人力就不可能为工伤职工提供良好的康复服务,康复中心就没有存在的意义。”而吸收和培养人才,是唐丹当时面临的重要困难之一。

上世纪80年代末我国康复医学教育才开始起步,2002年教育部才批准设置康复治疗学本科专业。在康复中心成立前及之后的几年中,国内康复专业技术人才呈现数量不足、学历层次偏低(康复治疗师的最高学历就是专科,且以中专为主)、康复治疗师执业注册准入制度缺失等各方面的问题。临床医生“唯我独大”的意识根深蒂固,还没有意识到康复治疗、康复训练的重要性,意愿转行当康复医生的意愿很弱,专科如骨科康复、神经康复、烧伤康复的康复医生更是缺失。

面对人才困境,唐丹从自己的母校——中山医科大学动员了几名应届本科毕业生,又从全国各地动员了几名具有一定临床功底的骨科、烧伤科医生和康复科医生加入。外加7名护士,组成了当时的全部技术团队。

与唐丹认识二十年、合作十余年的同事,现任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以下简称粤工康)副主任的欧阳亚涛便是当时“挖掘”的人才之一。欧阳当时是湖南一家疗养院的康复科副主任,唐丹“三顾茅庐”将其“挖”到从化,出任住院部主任兼一病区主任(神经康复病区,当时唯一的一个病区)。他笑称当时是从省城(长沙)到乡下(从化),从正厅级单位(原疗养院隶属省委组织部,为正厅级单位)到科级单位(当时康复中心隶属于广州市劳动保障局)。而吸引他们到来的,是唐丹给他们描绘了一幅工伤康复的壮美画卷,在这幅画卷里,他们都将成为中国康复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后15年的发展表明,唐丹没有食言,兑现了对他们的承诺。仅就病区而言,就从2001年的1个病区发展到目前的12个病区。

15年弹指一挥间,但重现历史,发展却是充满艰难,更需要远见卓识的。虽然技术团队初步建立,但学历层次、专业经验均存在不足,难以支撑起工伤康复的大厦。为解决这个难题,唐丹抓住了香港这个紧邻。

当时香港虽然回归不久,但属于发达社会,社会保障体系非常健全,工伤康复水平也远远超过了大陆。经过多次赴港谈判,康复中心以及后来的粤工康先后与香港理工大学、香港工人健康中心、香港职业治疗学院确立了合作关系。香港工人健康中心负责进行职业康复与工伤预防方面的培训,香港职业治疗学院负责开展作业治疗培训,都属于技术合作。与香港理工大学先后签订了两个5年人才培养合作计划,主要进行科研和人才培养合作。“现在回头来看,这种合作是卓有成效的。通过这种起点高的培训和合作,我们的工伤康复很快从落后的技术水平状态发展到较高水平。这些人员现在已经成为医院的中流砥柱,确立了粤工康在国内的一流地位。”唐丹肯定地说。

唐丹对此并没有满足。在2005年康复中心转变为粤工康(隶属关系由市劳动保障局划归广东省劳动保障厅管辖)之后,唐丹开始寻求与德国、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等国开展培训和合作,向工伤康复国际一流水平进军。巨大的付出带来了丰硕的回报。目前该院有专业技术人员550人,其中专业康复治疗师200余人,本科学历占80%,硕士、博士达到40人,香港及海外培养的高学历治疗师约占全国十分之一。基于强大的人才队伍,2009年粤工康被人社部确定为全国工伤康复综合基地,成为华南地区首家三级康复医院,并于2013年被人社部和全国博士后管理委员会批准为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不畏艰难,坚持创新和进取

唐丹说,自己最终走上工伤康复之路,也具有必然性,这种必然性就是自己血液流淌着永不停息的创新与进取精神,“我喜欢接受新事物,喜欢挑战性,更喜欢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

他创建了国内第一个工伤康复机构,在国内首次提出了工伤康复的完整理论体系,首次明确了工伤康复的内涵、服务范围、服务手段和管理路径,首次提出“以医疗康复为基础、职业康复为核心”的工伤康复模式,积极倡导“先治疗康复,后评残补偿”的新理念,使我国工伤康复在观念上与国际接轨。积极探索康复治疗路径、康复服务模式改革,实现了工伤康复从医院到工厂、到社区、到家庭全方位无缝链接的康复服务保障。

美国医学科学院国际院士、国际物理医学与康复医学学会主席、中国康复医学会执行会长励建安教授在唐丹还在读研究生时就认识了唐丹。他评价说,唐丹的很多工作是开创性的,而开创性的工作很难,会遭遇很多困难,因为那是从无到有,很多人不了解也很难支持。唐丹做事有远见,善于抓住机遇,有不畏艰难的精神,有破釜沉舟的决心,能够凝聚同事让大家辛苦而快乐地工作、一起克服困难而前行,是有理想、有追求、有情怀的人。

唐丹告诉记者,康复中心成立初期,除了人才的缺失,还有理念的缺失、经济上的窘境以及体制上障碍等等。

在理念上,当时工伤职工以及他们的家属、用人单位根本没有康复意识,更不了解工伤康复的作用。初期入院的工伤职工几乎都需要唐丹亲自去动员。作为2001年第一批入院的工伤职工,小麦还记忆犹新。当时唐丹去小麦所住医院与其交谈三次作动员,其父母又亲自赴康复中心考察,用人单位也作了劝说(唐丹先做通了用人单位的思想),最后才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康复中心(所有费用均由工伤保险基金及康复中心承担)。正是在康复中心的近2年时间,让这位烧伤面积超过95%、高位截肢、一级伤残、完全护理依赖,在2001年去康复中心前已经做了20多次手术,原本认定今生只能与床为伍、苟延残喘的工伤职工,见证了工伤康复的奇迹。2016年6月12日,记者在广州采访小麦时,与小麦共进了晚餐。餐厅离小麦家约15分钟距离,需乘电梯从地下一层上至地上三层,当晚还下着小雨。到了约定时间,小麦独自驾驶电动轮椅出现在餐厅,整个就餐过程完全不需特别服务,迎来餐厅服务员钦佩而非异样的眼光。离开康复中心2年后,小麦结婚了,女儿现在已经上小学三年级。女儿上幼儿园期间,多数由小麦接送,上小学后,小麦偶尔仍会接送。工作上,小麦会从事编辑等业务;还参加了工伤职工互助组,帮助其他工伤职工重新融入工作和社会;小麦可以自由出行,短程旅行。工伤康复不仅恢复了小麦的健康,更让他再次获得工作,可以像社会人一样生活,再次给了他自由而独立的人格。而像小麦这样的人,在粤工康比比皆是。

陈泰才告诉记者,粤工康的发展曾经面临两次危机。一次大概是在2003年左右,当时康复中心还处于创业初期,运行比较困难,产生了是否继续办下去的质疑。局里在从化召开现场会,常务副市长亲自出席并决定,再给1年时间看效果。结果证明了“坚持就是胜利”。另一次是在2005年,康复中心已经发展壮大,遭遇瓶颈,按照新规划需要投资数亿元,而广州市则不想继续投入。后时任分管副省长谢强华决定将康复中心划归省厅,由省财政承担主要投资。唐丹指出,粤工康能够发展到今天与人社部的支持也是密不可分的。对于粤工康的先进理念和先进模式,无论是部领导还是工伤保险司都非常肯定,在粤工康发展的关键时刻都坚定地给予了全力支持,这不仅鼓励了他们坚持下去的信心,也是地方给予支持的动力所在。

从2001至2016年,粤工康累计服务工伤职工20000余人次,职业健康检查10余万人次,82%的工伤职工通过康复治疗提高或恢复了身体功能,重返工作岗位,工伤职工的服务满意率高达99%,充分发挥了工伤康复调和社会矛盾减震器的作用,社会效益显著。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唐丹第一时间致电中国康复医学会建议成立国家康复医疗队赴川作康复支援,并作为卫生部康复专家组成员之一,对成都地区的地震伤员康复工作进行了考察和指导,亲自参与广东地区收治的地震伤员康复需求评估和康复督导100余人,收治重度伤残地震伤员44人,还成立了地震伤员职业社会康复项目工作组,深入四川地震灾区工作2年有余,为300余名地震伤员开展社区康复辅导、伤残适应辅导、家居环境改造援助、未来生计援助等服务,社会反响巨大。医者的仁心,让他知难而上,他让温暖传递,让爱心汇聚,带领更多人向弱者张开双臂,帮助伤残患者迎来人生的春天。

追求大格局的人生

唐丹对我国工伤康复的贡献,除了粤工康之外,至少还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在职业康复和社会康复上的强调和探索不仅使工伤康复区别于所有综合性医疗机构的医疗康复,确立了工伤康复的最大特色和根本优势,而且在实践中为职业康复和社会康复提供了范例,积累了人才和技术力量。

其次,参与制定和完善工伤康复政策和标准,促进了我国工伤康复的规范化和标准化。还在康复中心时期,唐丹领导康复中心同仁参与制定了《广州市社会工伤保险工伤康复管理试行办法》等政策规定。变更为粤工康后,则参与制定了广东省所有的工伤康复方面的政策、标准和规范,受人社部委托,主持编写《工伤康复诊疗规范》《工伤康复服务项目》《工伤保险职业康复操作规范(试行)》,实现了国内工伤康复管理规范和服务标准零的突破。粤工康社会康复部主任罗筱媛半开玩笑地说,她们在唐丹领导下起草《工伤保险职业康复操作规范(试行)》时,先后做了11个版本,“已经到了快吐血的地步了”。

无论是市标、省标,还是国标,这些文件的起草和制定都不属于粤工康的工作范围,为什么还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去协助国家、省、市部门拟定?唐丹的回答似乎有些简单,“‘独木不成林’,仅粤工康一家或几家工伤康复机构做好工伤康复,能够服务的工伤职工是极其有限的。只有形成燎原之势,全国都普遍开展工伤康复,才能使广大工伤职工都得到良好的康复服务。而要在全国普遍开展,没有这些一般性的规范和标准,很多地方是无法开展的。”

再次是对国内工伤康复人才的培训,促进了国内工伤康复专业水平的整体提升。在唐丹的领导下,粤工康利用人才和技术优势,积极组织举办“粤港湘工伤康复培训班”“工伤康复理论与实践系列规范培训班”“全国康复治疗师高级培训班”“全国康复护理高级培训班”“工伤预防培训班”等培训项目,为全省乃至全国培养工伤康复管理人才500余人次、专业技术人才2万人次,积极策划和组织多项继续医学教育项目,亲自承担授课任务,极大提高了国内康复医师、康复治疗师及康复护士的业务素养和能力。粤工康职业康复部主任徐艳文博士说:“我们都很认同唐主任的观点,要真正做好工伤康复工作,仅靠我们自己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依靠所有志同道合的人。只要能促进这个目标,我们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2011年11月18日,时任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出席康复中心易地新建项目一期工程暨全国工伤康复综合基地落成揭牌仪式时说,希望康复中心继续发扬先行先试的开拓精神,建设成为国家医疗康复和职业康复、康复人才培养、康复科研以及工伤康复国际交流合作的“四大基地”。“现在回头来看,我们忠实履行了部领导的交代”,唐丹自豪地说。“位卑仍可忧天下,小人物也可以追求大格局的人生,就看在你的世界里,你想要得到什么。我想要的,就是穷己之力,为中国工伤康复以致更广阔的康复事业的发展尽绵薄之力。” 做好粤工康,放眼全国,以国际视野促进我国工伤康复事业的发展;为了康复事业,一切皆可放弃,这就是唐丹所追求的人生境界。


综合转载:《中国社会保障》(2016,第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