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工康新闻 > 媒体报道 > 如何进行地震灾区人群心理康复

如何进行地震灾区人群心理康复

作者:zmq 来源:本网 2013-05-22

由大洋网记者黄小敏采访我院治疗师郑强

郑强 社会康复科 社区服务室副室长 社会工作师

2009年——2011年于四川汶川地震期间深入灾区进行伤员心理康复治疗

将于2013年6月再次前往灾区参与社会康复机构会议

 

记者:地震灾后受灾人员普遍会出现哪些心理表现?

郑强:地震灾后伤员一般以一个曲线走势,由迷茫——否定——逃避——正视——接受。初期主要有惊吓、焦虑,感觉孤独无助,这个初期过程普遍会出现在受灾后的1—3个月内,视乎受灾人群的受灾程度不同,有个别伤员自我否定逃避的阶段特别长,受各类因素的影响,心理表现出现的时间各有长短,中后期会是一个自杀的高峰期。

 

记者:地震受灾的人群的心理有哪些差异?

郑强:第一,男女受灾人员心理有差异。由于角色的转变,可能男主人由顶梁柱变成依赖他人照顾;女主人由照顾他人变成由他人照顾,心理的落差和角色的转变会导致受灾人员无法自我排解心理问题。

第二,家庭环境的差异使受灾人员有心理差异。地震使很多伤员身体截肢或者留有疼痛疾病,家庭是否有为病员造就合适居住环境,也将直接影响受灾人员的心理差异。

第三,受灾人员是否接受初级的心理介入和治疗,越早接受治疗,康复的时间越快可能性越大。

 

记者:作为医师,你们建议如何介入受灾人员的心理治疗?

郑强:作为社会康复的医师,我们将受灾人员看做完整的个体,我们不认为这是一种疾病,更多地认为只是一种行为的体验,我们只是处在引导的位置。

首先,给他们分析现今自己的情况,并充当他们宣泄和倾诉的对象,让他们了解自己的全面情况,现今面对的困难,该如何克服和乐观对待。

其次,我们鼓励伤员之相互支持、相互倾听、相互诉说,组织助疗师以患病身份去传递正能量,用正面的经验和情绪感染伤员。

再次,团队应组织社会适应性训练,例如一大帮轮椅人员去逛超市,让他们现场寻求他人的帮助,接受他人友善的目光,走出自我内心的心理阴影,看看外面正面的世界,打开他们的心扉,教导他们该如何再次融入社会。

另外,伤员过渡期阶段,应该给予他们家庭家居的环境改造,为他们营造无障碍的生活环境;还为他们计划未来生计之路,找寻可以日后谋生的技能和机会,赞助的机构提供创业基金,让他们实行创业事业的机会;还为他们找寻生活乐趣爱好,例如:剪纸、刺绣、饲养家禽等。

中后期,也做一个跟踪治疗,确保他们能够完全融入社会生活。

 

记者:地震受灾人后期的心理排解主要以那些方面为主。

郑强:四川地域辽阔,受灾区域大,伤员的中后期心理排解主要以家庭网络支持为最大的来源,同辈人员的支持和社区的支持为主。现在四川成都驻扎了较多慈善和专业机构,大家资源的共享和互动,也是我们中后期受灾人员跟踪很好的方式,各义务组织之间相互跟踪伤员情况,将有助与伤员今早走出心理的阴影。

 

记者:针对地震灾后人员的心理康复,建议用哪些方式进行治疗?

郑强:第一:小组活动。一类型的病患,是一个小组,定期举办小组成员之间的谈心会,如汶川地震过后,我们组织的轮椅党,现在他们已经达成不成文协议,每人购买电动三轮车,每月去一个伤员家聚会一次,轮流去各家,交流谈心敞开心扉。

第二:社区活动。一个社区的伤员也是一个群体,他们共享着所有的医疗资源和帮助,特定组织会定去举办社区活动,如端午慰问会,各表演精彩拿手节目,开怀畅谈生活琐事。

第三:生活自力训练营。作为医疗机构,举办此类自力型活动,采用技巧体能训练,让伤员独立完成互相鼓励,团队的相互支持和理解是很重要的,他们也可以感受团队的关怀和友人支撑的美好,一起用积极向上的心态去体验生活。

 

记者:经历了地震的灾后心理救援工作,你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郑强:积极乐观的四川人让我看到了很多的坚强和对生活的向往。我们将当时心理康复的概念和模式留在了当地的医院,用实际的行动做出自己的一份力量,灾区伤员是很需要我们的帮助的,我也希望社会更多地关注地震灾后伤员的心理康复治疗,感谢汶川地震之后成立的各慈善机构,提供了很多有用的物质和精神帮助,我相信,主要我们携手同心,任何的困难都难不倒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