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全国工伤康复综合基地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工康新闻 > 媒体报道 > 她们不仅要面对生理残缺与生活不便,还要艰难寻找生活的意义

她们不仅要面对生理残缺与生活不便,还要艰难寻找生活的意义

作者:zmq 来源:本网 2013-05-13

 “还有很多事应该做 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文/羊城晚报记者 杨辉 通讯员 黄黎锋

“5·12”汶川地震已过去5年,今年的芦山地震也渐渐走远。但是地震带来的身体和心灵损失则是持久的,对女性影响又十分大。汶川地震后,四川新增5万名残疾人。不少NGO、社工机构赶赴当地帮助受伤者重返生活。地震5年后,一些伤员在外部力量帮助下,艰难地重新找到活着的意义。

残疾人运动会上拿奖牌

今年28岁的汶川地震伤员赵丹,在地震中脊髓损伤,损害是终生的,年轻的她要在轮椅上度过接下来的日子。“5·12”地震发生前,她是当地一家铸钢厂里配电工,地震当天早晨下夜班回家,震感将她从沉睡中惊醒。在逃生时摔成重伤,胸椎骨折,神经受损导致胸下肢运动功能大部分丧失。

“2008年9月底从医院出院回家,情绪十分低落。整天在家无所事事,一下子从家里的半边天,变成了家里的负担。”赵丹说,她不能接受自己身体瘫痪的事实,“甚至想一死了之”“不敢出门,不敢见人,有人路过门口都要躲开,家是我的整个世界。”

2009年4月,有在汶川做灾后救助的组织联系上了赵丹,随后该组织帮助赵丹参加地震脊髓损伤者聚会。地震后她就没有独自出过门,此次出门让她看到了很多跟自己一样的地震伤员,在自己“同路人”开导下,她的心情改善了不少,也学习了大小便处理、褥疮防治方法等。

“在当地基金会的帮助下,家里进行了家居改造,以适应我轮椅生活,在家可以完全生活自理,使我对生活又增加了一份自信。之后又申请了地震伤员创业基金,开了一个打字复印店。我非常高兴不是因为我有了这个店,而是从2008年地震以来我第一次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去获得报酬,重新找到自己的社会地位。 ”赵丹说。

2009年都江堰市残联选拔残疾人运动员,赵丹被选中参加四川省轮椅篮球队。“慢慢的好像找到了生活意义。10月轮椅篮球队赴北京参加了全国锦标赛,有生第一次坐上飞机,第一次到北京。虽然比赛没拿到名次,但使我感到还有很多事应该做,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现在她参加了四川轮椅击剑队,2011年参加了杭州的全国残疾人运动会,拿了该项目一个团体银牌和个人第四。“我再次感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我觉得自己在广告设计、微机网络等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就参加了一个培训班,利用训练的休息时间进行系统的学习,为今后打印店的经营打好基础。”

农村无障碍设施缺乏

绵竹农民唐女士今年37岁,汶川地震前家中原本有一个葡萄果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2008年5月,唐女士经人介绍去工厂上班。几天之后,她在工厂中被地震震垮的房屋压伤,造成胸10脊髓完全性损伤。

“因为村里道路不平,更怕村中人的眼光和嘲笑,地震后几个月从没有出过门。”唐女士说,2009年2月在当地的灾后救助组织帮助下,她震后第一次迈出家门。但农村中脊髓损伤伤员少见,村民对此伤残了解程度很低,无障碍设施严重缺乏,限制了脊髓损伤病人在社区中的活动。

“2009年3月,因缺乏资金,新房尚未修建完一家人就搬了进去。丈夫每天外出工作,儿子在镇上读书。每天白天都是一个人在家。因新房的厕所和供水系统都未完工,上厕所十分不便,极大地限制了自理能力。”唐女士说,她也因为无法为家中创造收入而感觉内疚。

灾后救助组织了解到唐女士情况后,对她的家居环境改造和修建,还帮她家修建猪圈、购买首批猪苗及至第一批猪出栏所需饲料,让她重新拾起生计。通过养猪,唐女士每月可获得200-300元收入。“现在我已经可以在家实现完全的生活自理,承担大部分家务,并有了一定的生计来源。”唐女士笑着说,与脊髓损伤者的交流,也让她心理艰难迈过那道心坎。

女性身心障碍更严重

“地震导致的重伤残疾者,震后融入到正常的生活,是个十分复杂的过程。受伤后不仅伤员个人的生理、心理发生了变化,家庭关系也会出现变化:男性受伤后不再是一家之主,会自卑和脾气暴躁,女性伤员会担心成为家庭负担。他们难以适应残疾后的生活,尤其是女性,会面对更加严重的身心障碍”郑强说。”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社会康复科负责人郑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汶川地震后他曾经带领一个4人的团队,在四川帮助脊髓损伤伤员融入当地生活,给他们提供康复指导。

“重伤者要恢复正常生活,首先是要让伤员生活便利。比如家居环境改造对脊髓损伤伤员十分重要,通过家居环境改造实现生活的自理后,脊髓损伤伤员对家人的依赖减少,自信增强,家庭关系更为融洽。

郑强介绍,伤者康复需要通过NGO、外部的社工组织介入,“除了基本治疗外,轮椅的使用技巧及如何安全的搭乘合适的交通工具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内容也非常有必要。还有个十分重要的是生计安排。”郑强说,生计可以帮助伤员们建立自我认同和自信,也能让这些伤员不断与外部世界接触,更好地帮助他们融入社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