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特色康复 > 专科康复 > 烧伤康复 > 烧伤娃练胆 书香节转转

烧伤娃练胆 书香节转转

作者:zmq 来源:本网 2013-08-22


活动现场:引来众多市民围观 有人同情有人好奇有人恐惧

带队医生:这是社会适应训练 无需额外同情正常对待就好

心理学家:训练需要因人而异 必须评估患者思维情绪状态

 

昨日,5名被烧伤的孩子到南国书香节进行“社会适应训练”。这些小孩烧伤程度在50%~80%之间,已在省工伤康复医院住院约半年,社会适应训练的目的是观察患者对社区环境的适应能力,增强他们外出的信心。不过,并非所有烧伤病人都适合社会适应训练,治疗师要根据心理评估情况及病人意愿安排。在昨日的活动现场,路人的目光中有同情,有好奇,也有恐惧。治疗师呼吁大众学会理解烧伤患者,“不要额外的同情,正常对待就好。”

 

 

文/记者何颖思 图/记者莫伟浓

昨日参加训练的5个孩子中,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烧伤面积在50%~80%之间,都属重度烧伤,他们已在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住院近半年。省工伤康复医院作业治疗科副主任曹海燕是带队医生,他说,这是孩子们的第二次社会适应训练。

 

“为什么大家都回头看我?”

来自汕头的两兄弟——12岁的陈耿东(东东)和5岁的陈锐潮参加了昨天的训练。前不久,他们也参加了在广东科学中心举行的第一次训练。在医院照顾兄弟俩的是二姨吕丽如,她告诉记者,在科学中心训练后,东东回来告诉她,有小孩说他像个老头,还问为什么大家都回头看他,“我只能跟他说,不要管别人说什么。”

曹海燕也告诉记者,第一次训练时,小孩基本不跟外人交流,一路上不停地问“为什么大家都在看我?”

今年3月9日,东东的家怀疑煤气泄漏引发火灾,东东和弟弟被烧成重伤。东东的父亲辗转让东东和弟弟从汕头转到广州治疗,4月,东东和弟弟又转入康复医院,半个月后东东可以下床走路,但他根本不愿外出,每天都哭着找妈妈,晚上老从噩梦中哭醒。

昨日是第二次训练,孩子们最初有点紧张,低着头,当他们来到动漫展位前,花花绿绿的动漫人物一下子打开了他们的心扉。东东的弟弟小锐潮在彩泥摊位玩得不舍得走,午饭时戴上了玩具摊位送的玩具表,做起了超人动作,大喊:“我是变形金刚超人!”

东东的话也很多,“第二次更好玩,因为有电脑(游戏)。”在一家摊位的游戏前,正在玩游戏的小罗看到东东吓了一跳,身体往旁边挪了挪。陪同的治疗师曹海燕马上跟小罗解释:“他们只是烧伤了皮肤,智力都没有问题,也不会传染。”之后小罗就不再害怕,几分钟后,两人玩得兴起,小罗还用手搭着东东,教他按鼠标打怪兽。

 

“妈妈还不知道我烧伤”

“妈妈还不知道我烧伤。”东东说,以前都是妈妈照顾他,他很想妈妈,但不能让妈妈知道他烧成这样,所以不能去见她,他想早点康复,好去看妈妈。

实际上,东东的妈妈已在那次火灾中去世。吕丽如对记者说,东东起初住院时,每天都哭着找妈妈,他们不忍让东东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因此跟东东说不能让妈妈知道东东烧成这样,而且妈妈为了给东东治病,已去了国外打工挣钱。东东的爸爸陈淼彬原本也在医院照顾东东,“我让他先回去休息一下。”吕丽如说。

“有一次带着小孩去市场逛,有些人就过来围观,老实说我心情不好。”陈淼彬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吕丽如和陈淼彬最担心的,是孩子日后的学习和生活,“不知道学校接受不接受他们。”

 

适应训练前后 均有心理评估

“挑选南国书香节是因为小朋友马上要上学了,可以感受一下读书的氛围,书香节里有动漫展位,小孩子也更感兴趣。”曹海燕介绍,社会适应训练是其治疗的一环,主要目的是观察患者对社区环境的适应能力、训练患者克服社区环境障碍(路面、台阶、斜坡、电动扶梯、聚众环境等),增强其外出信心。

曹海燕说,孩子和成人都能参加社会适应训练,地点也没有固定模式,可以是公园、超市、商场、餐厅,只是夏天组织训练时,一般要求要在有空调的室内进行,因为烧伤患者穿着压力衣,十分闷热,不适宜在户外活动。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烧伤科医生纪雪亮告诉记者,大面积烧伤病人有自杀倾向的占20%左右,在意外受伤的病人中所占比例最高。

曹海燕说,在外出进行社会适应训练前,是要经过心理评估的,在训练后也会进行心理评估,而治疗师也会跟家长交流,看孩子的心理状况,比如是否愿意再出去、当别人被吓到时是怎样的反应等,并根据这个评估社会适应训练的效果。

“这次训练就比第一次有改善。”曹海燕说,与第一次训练时相比,孩子们更加开朗,下一次,他们可能会让家长也跟着出来。

在书香节现场,很多人都非常同情这些孩子,纷纷送去礼物。一位路过的冯女士还掏出了原本用来买书的500元,“他们太可怜了,希望他们能快活地成长。”

“其实不需要额外同情,正常地对待就好。”曹海燕说,通过训练,可以让孩子们适应社区环境,走出心理阴影,但活动中可能会有很多人围观,有人同情,有人好奇,有人则还有恐惧心理。不懂事的孩子恐惧很正常,但有些成年人也对他们投以恐惧和嫌弃的目光。她呼吁大众多多理解烧伤患者,以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

 

专家:训练模式取决三大要素

南方医科大学心理学教授赵静波对记者表示,对于烧伤患者何时适合社会适应训练的问题,必须根据实际情况决定,可以从三个方面判断:一是患者的主观意愿;二是患者的自身状况,比如情绪、思维、行为状态是否合适;三是外界因素,比如烧伤程度。社会适应训练也没有固定模式,需要“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外人异样的目光难以避免,关键是帮助孩子调节心理,让其少受外界干扰,这就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治疗。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烧伤科医生纪雪亮则特别提醒,父母对孩子一定要加强监护,明火、热水、洁厕用品等不要放在孩子可以碰到的地方。在日常生活中,很多孩子是被洗澡热水烫伤的,所以给孩子洗澡加水时,一定要先放放冷水再放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