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全国工伤康复综合基地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特色资讯 > 天使文苑 > 父母亲

父母亲

作者: 来源:本网 2011-11-16

作者:郑卫红

    在下班途中,我总能看到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每次老父亲都用一把铁柄的长雨伞扛着保温筒,里面装着可口的饭菜;老母亲则提着汤水,一路小心地走来。他们一路上默默无语,偶尔轻声说上几句话,无外乎是有关儿子病情的交谈。在他们的生活中,重心永远是他们病中的儿子,将自己的一切早已置之度外。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总是在感受着人与人之间的深爱!受伤住院的病人,有的是爱人在陪伴,有的是请陪人在护理,也有的是父母亲在照顾,然而给我最多感动的还是年迈的父母!他们年过花甲或近古稀,本该是儿孙满堂、坐享天伦的时候,但是子女的不幸却带给他们更多的磨难。他们远离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来到这里,精心照顾着他们已经照顾了二十或三十几年本应来赡养自己的子女,他们的内心感受我们有谁去想过?
 

 


    每次看到那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骑着单车,行色匆匆去买菜,我都会有种心酸的难过:这么大年纪的老人,也应该和别的老人一样喝茶聊天,尽享晚年,但是为了儿子,她根本顾不上自己,一心想的是如何让儿子吃上可口的饭菜,喝上香热的汤水,加强营养,增强体质,早日康复,回到家里和妻儿团聚。
    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从没想到过要回报,也无怨无悔,内心的感受从不溢于言表。在他们的脸上,你只能看到从容和平静,深爱和关切,耐心和温柔,他们对儿女说话时的语气还和儿女孩童时一样,在他们的眼里,儿女永远是他们的孩子。
    
    那天,颅脑损伤的儿子癫痫又发作了,为了不让儿子抽搐时咬伤自己的舌头,老母亲情急之下来不及拿医务人员备在病房的压舌板,直接将自己的手指塞进了儿子的口里,几个手指被咬得鲜血直流,直到护士赶到放入压舌板,她才将手指抽出,顾不上疼痛和包扎,她趴在儿子身边,抱着儿子的头,温柔地抚摩着,嘴里不停地叫着儿子的乳名,焦急和心痛明显地写在脸上;儿子发作停止了,她还在继续着,直到儿子在药物的作用和她的抚摩下安静地睡去,她才停下来。

    我每天穿梭在病房,看到令我感动和深思的一幕幕,我无法准确地用言语来表达我内心真实的感受,只能说出很俗气的几个字:可怜天下父母心!

    有一对父母,因为高大英俊、前程似锦的儿子突遭横祸成了“植物人”,几天之间,他们愁白了头发,哭干了眼泪,直不起腰背,但是他们无法改变事实,只能面对现实。每天,他们都面带笑容对着儿子,和儿子说话,帮儿子翻身按摩,为儿子煲汤做饭,让一百多斤的儿子靠在自己的怀里听音乐看电视;晚上儿子睡着了他们才上床,早上儿子还没醒,他们已起床准备早餐;晚上两小时定时醒来给儿子翻一次身,换一次尿袋,儿子有一点动静,他们会马上起床查看。
    十几年过去了,儿子从没发生过压疮,体重也和受伤前差不多,而这对老夫妻呢,则十几年没出过一次远门,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没听过儿子说一句感谢的话,儿子永远躺在床上,他们也日复一日地照顾着他,关爱他,他们没想过自己的晚年如此凄凉地度过,反而忧虑着他们有朝一日去世了,谁来照顾他们的儿子?

    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远在老家的父母,三个儿女都远离家门,他们六十多岁了还在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辛勤耕作,上要赡养八十多岁的老父母,下要牵挂远在他乡的儿女,却总是忽略了自己。每次打电话回家,总是听到他们这也好,那也好的报喜声,却从来也听不到半句令我们担心的消息,反而会对我们千叮咛万嘱咐,嘘寒问暖,牵肠挂肚,在他们眼中我们永远是孩子,其实我们也都已为人父母,却不能尽到赡养他们的义务,反而让他们为我们担忧,替我们着想,让我每次想到这些,都会暗自神伤,愧疚自责,所以我便将对他们的负疚之感弥补到老公的父母身上,对公公婆婆尊敬孝顺,一家人和睦相处。他们同是父母亲,为我们付出的太多,我们能给予的却太少……

    写到这里,又想起前不久看过的电影《九香》,那场电影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看,其实已看过多遍,但这次也许是因为感动,也许是有了领悟,或者是因为无所顾忌,我尽情地哭了一场,为片中的母亲“九香”而流泪,为她一生孤苦而艰辛的奉献,为她对儿女无私的深爱,为她垂暮之年却身染重疾的不幸,为她一直爱着的人先她而逝的无奈,更为以这部电影为背景创作的歌曲《懂你》而流泪——“一年一年,风霜遮盖了笑脸,你寂寞的心有谁还能够体会;是不是春花秋月无情,春去秋来,你的爱已无声;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多想靠近你,告诉你我其实一直都懂你;多想靠近你,依偎在你温暖寂寞的怀里;多想告诉你,你的寂寞我的心痛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