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全国工伤康复综合基地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交流互动 > 医患情深 > 流溪河畔--我的出院感言

流溪河畔--我的出院感言

作者:zmq 来源:本网 2011-02-06

2010年1月28日,番禺电视台主办的《文明大赢家》宣传片在我社区拍摄,很忙碌,步子也不得不加快。运气到来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事情发生,不论是好运还是霉运。就那样,被办公室的地毯绊着,还不知道发生啥事,就很难看的扭着双腿跪在低一级的地面上,以致双膝内外侧半月板损伤。柱着双腋拐过了春节后,被收院治疗。那卧床零负重进行保守治疗的两个半月里,我的世界就是一米二宽的病床,没有风没有雨没有阳光,冷了就加衣,热了就减衣,很烦闷,总觉得自己是最不幸的人,抱怨上天对我不公平。

5月底,带着一份受伤的的心情,来到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我的病房在流溪河畔,一个隔着流溪河与山脉对望的房间。流溪河流水潺潺,河面波光粼粼,山脉是小鸟的天堂,每天清早,小鸟仿佛就在窗边欢歌。没有治疗的时候,我喜欢倚在窗边发呆,记得那时,我隐隐感到幸福感是曾经存在过的。

佛语说:“当你抱怨没有鞋子的时候,你发现很多人没有脚。”当抱怨命运坎坷的时候,我发现了很多人比自己不幸。来到康复医院,我震惊了:这里的病人都是好孩子,他们都勤奋地工作,认真地生活,但也是苦命孩子,上天给了他们体肤和意志的考验——很多残缺的人、很多坐轮椅和柱拐杖的人、很多体无完肤面目全非的人,很多没有思想没有动作只有呼吸的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伤痛,每个人都那么痛苦才走到今天。我的思想豁然开朗:比自己更不幸的人多着,而他们没有放弃,一直坚持治疗,把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自己的那么一点点伤,算什么?!凭什么活得不耐烦?!记得我还靠双腑拐步行的时候,一个截瘫病友对我说:“我很羡慕你拿着双腑拐就可以走路。”

很多时候我在想,虽然上天给我安排了不少磨难,但我知道上天还是眷顾我的。就这次受伤,虽然有点委屈,但一路走来,还是挺幸运的,因为不论在综合医院还是康复医院,我遇到的医生和治疗师都对我关心负责。尤其是在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或许是医院的性质以至从院领导、到医生、治疗师和护士,到司机、护工和清洁工,他们的脸上都挂着灿烂和接纳的笑容。有时候,一个接纳的眼神和笑容就像春风一样抚慰着病人的委屈:

初来流溪河畔,首先接管我的是李建新主任,他是一位口硬心软的医生;接着由郭钦主任接管我,他细心的检查,耐心的分析病情,忠肯的提出建议,可惜我们的医缘只有两个星期,因为我出院了。10中旬,行了关节镜下双膝半月板修复手术,回重流溪河畔接受康复治疗。先接管我的是德国进修归来的邓建林医生,他风趣幽默,平易近人,医患关系很轻松;不久,由纪雪亮医生接管我,敦厚的纪医生语言不多,但他分析起病人的病情来又专业又祥细,他和易先锋主任一样,急病人所急,负责任,敢担当,深得病友们的敬重和喜欢。

运动治疗师石芝喜医生是一位满身透着潮汕男人特质的医生,外表和眼神都酷酷的,但孩子般的笑容和细心专业的工作态度另我对他很信任;传统治疗师童钟博士是一位平易近人,处处为病人着想,医技精湛,医德高尚的医生;王季医生,年轻有为,抱着对病人负责和对医疗事业热爱的态度,精益求精,是医界楷模;张儒志医生踏实勤劳,是一位很专注的医生,他针炙和按摩的技术可谓出神入化;物理治疗师戴晓露,是一个年轻靓丽,热情有个性的治疗师、、、、、、工伤康复医院培养出如此优秀的治疗师,是工伤病友的福气。

护士是流溪河畔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如二病区罗燕、赖雪媛、曹小霞姑娘。刚来医院,她们看到我没有正确使用双腑拐,马上亲自示范,那份关心和热情让我很感动。她们温婉的叮咛、和缓的语气和甜美的笑容和让我感到重视和关怀,她们经常根据病情变化而指导我治疗外的时候该进行怎样的锻练和注意事项,让康复效果更加明显。“今天还好么?”“有事尽管找我。”“注意安全哦。”是她们的口头禅,虽然话语简单,但很另人欣慰。更多的时候,病人的病是在心里和情绪上。

此刻,脑子还闪过很多人的音容笑貌:李蓬东医生和陈德文医生,黄春荣医生和刘恒医生;廖曼霞医生、冯晓茗医生和小白”医生;兰医生和高医生;马科科和郑冲;杨艳姑娘和徐钊姑娘;司机龙大哥、曾师傅和何师傅;综合病区申主任;进修生陈欢艳、刘磊、陈建军、杨艳、张扬眉;实习生吴容、钟巍、郑如兴、邓泰、、、、、、他们都曾给我鼓励和关心,让我感到温暖,支持我走过心灵那段黑暗。

我在社区居委当了8年的民政干部,一直尽心尽力为社区的弱势群体服务,后来参加了中级社会工作师的职称考试,更全面认识自己的行业。受伤后,我一度以为自己很坚强,直到康复医院社工张姑娘找我了解情况,向我开展服务的时候,我真正意识到到自己只不过一直在压抑着那份脆弱。同时,我站在服务对象的角度回头去看“社会工作师”,就更好的理解了社会工作师助人自助的价值理念,和个案、社区、小组等专业方法,这也是我的收获。

在这里,我感动于流溪河畔的人间真情所在——相濡以沫的亲情、不弃不离的爱情、互勉互励的友情,留在这里的父母、子女、妻子、丈夫、姐妹、兄弟、朋友就是力证;在这里,我深切体会到“车祸害人,影响一生”这话,大部分的病友都因交通事故致残,马路如虎口,我以后行车都会扣安全带,文明驾驶,虽说是祸躲不过,但可以尽量避免,尽量将意外伤害的机率降到最低;在这里,我收获了几位影响我人生的良师益友,认识了很多互励互勉的病友,在鼓励别人的同时,自己也越走越阳光。

光阴荏苒,岁月蹉跎。离别在即,突然涌起一种离愁别绪来,流溪河畔的一山一水一树一木一花一草,我都用心感受着。无可否认,在康复医院像隐居一样的生活将是我人生中难得的安逸时光——没有压力,没有纷争,没有烦躁,每天最大的任务就是按医生的安排去接受治疗。“早日康复”就是医患之间最大的目标,这个目标沉重、单一、可爱。这两次康复共计五个月的时间里,这里的见闻,另我对人生和困难有另一种认识和体会:

不能逆转的不幸和伤痛已发生,但大家可以选择一种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变化——再大的伤痛也只是一种经历,一切会好起来的,大不了改变一下平时的生活习惯。就如我,从初期讨厌脚上伤疤,到经常微笑抚摸膝眼那几道像眼睛一样的伤疤,夏天到来的时候,我依然会穿裙子,因为我明白了那几道伤疤影响不了我对生活的热情和对美丽的向往。我已经越挫越勇,已经敢于对自己承诺:不管再坏的情况出现,我也不放弃,我也乐观面对。还记得母亲一直很担心万一手术失败,会对我以后有影响。当保守治疗半年效果不明显的时候,我决定积极处理。我没心没肺的跟母亲说:“我决定手术了,但我可以答应你——万一手术失败,不能正常走路,甚至要坐轮椅,我还是乐观、坚韧、漂亮的女人。”我那可爱的母亲大人给我逗得流泪了。

感谢命运,感谢流溪河畔的经历,感谢生命中遇到的每个人。工伤康复医院是社会保障制度优越性的表现,希望社会保障制度越来越健全,希望工伤康复医院越办越好!让更多工伤职工的身体得到最大程度的康复。祝福社会,祝福人间,祝福所有工伤病友!

 

二病区 李丽群
二零一一年元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