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交流互动 > 康复案例 > 用音乐帮患者找回声音

用音乐帮患者找回声音

作者:zmq 来源:本网 2013-01-17

已有1万多人次在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音乐治疗室接受治疗

琳琅满目的乐器,清新的小教室,还有帅帅的音乐老师……记者昨天走进全国首个康复医院音乐治疗室——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音乐治疗室,聆听了一堂特殊的音乐课。这个以脑损伤、脊髓损伤、骨创伤等病人为主要服务对象的音乐治疗室里,有一个专业的音乐治疗师和一个专业的心理治疗师,他们用音乐和爱心唤回病人的语言和运动能力,同时唤回他们的自信和希望。

文/记者蒋悦飞 通讯员黄黎锋

 

音乐课 歌声生涩仍得肯定

墙上挂着莫扎特,室内琳琅满目地摆着钢琴、吉他、架子鼓等各种乐器,和煦的阳光从窗台透进来,一名干净帅气的男教师微笑示意学生跟上节奏……这一幕天天在康复医院上演。

然而,唱歌的不是青春飞扬的学生仔,也不是造诣深厚的音乐人,而是具有语言障碍的病人。一首简短的《友谊地久天长》,4个中年患者,学唱了许久还是非常生涩,却得到了老师的充分肯定,“有进步,张大嘴,发声……”他不断地引导,“再来试一下,pa、pei、pi、po、pu……看看你能发出几个音。”

昨天,记者走进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的音乐治疗室,看到了这令人感叹的一幕。4名在各种工伤事故中受伤而患有语言障碍的病人,正在练习发音,寻找失去的声音。

歌声练习完毕,患者又分别拿起了手鼓和沙槌,跟着老师欢快的非洲鼓声,打起了拍子。简单的“1、2、3、4”,病人们掌握得并不好。“他们的手腕还没有完全恢复,不够力,不够灵活,但是已经很努力了。”治疗师说。


 

治疗师  刚入行受到极大挑战

这名帅帅的治疗师名叫余康轮,2011年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当他的同学纷纷成为音乐制作人或音乐教师时,从小对医生有着特殊情感的他,选择了在中国还处在萌芽阶段的音乐治疗。

“虽然之前有过理论接触,也有过心理准备,但是当我走进医院第一次上课的时候,还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余康轮告诉记者。一直生活在音乐圈子里的他,个性张扬、衣着时尚、发型多变,还不时炒炒更,“当你以前整天和美打交道,如今却要天天面对重度烧伤病人的脸庞时,是一个极大的心理挑战。”

坐在记者面前的余康轮,虽然仍留着时尚发型,但是没有染色也不见突兀,穿着统一的工装,耐心地引导病人……这一切很难和一个“玩音乐”的人联系在一起。“下班之后完全是另一个人。”搭档刘莹莹爆料。

“音乐治疗在国外是一门发展得比较成熟的边缘学科,但是在国内是近几年刚刚发展起来的,真正了解这个行业的人并不多。而把音乐全面运用在康复治疗上的人,在国内更是寥寥无几。”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康复部主任刘四文表示,2009年他带队专门赴德国、瑞士学习,借鉴国外音乐治疗在医院(特别是康复中心)开展的模式及经验,才有了开设音乐治疗室的探索。从音乐治疗室的计划、筹建到每一样乐器的购买,余康轮是主要的操刀者。

 

患者  在音乐中打开心扉

音乐的疗效在哪里?“并不是说通过音乐治疗之后,一个偏瘫的人就变成活蹦乱跳的了。”余康轮解释,而是通过音乐的安抚和协助,慢慢改善病人的情绪问题、言语-语言障碍、粗动作协调性、肢体精细动作、注意力下降、空间概念障碍等。

“让我最开心的就是,失语病人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时常大哭大叫的病人终于安静下来了,一直抗拒说话的病人开始主动跟你交流了……总而言之,通过这些治疗,病人能够找回做人的乐趣,重建自信心。”余康轮表示。

来到工伤康复医院治疗的病人,都是突然遭遇车祸、高空坠落、机器故障等各种不测的正常人,在身体丧失各种功能的同时,心理也变得极其脆弱。“有好多病人,本来是家里的顶梁柱,很难接受现在的自己。刚到我们这儿的时候,一碰到敏感处,就失声痛哭,或者是一言不发。”刘莹莹介绍,通过音乐的治疗之后,他们逐渐能发声了,手腕渐渐灵活了,紧闭的心扉也逐渐地打开了,“焦虑症和抑郁症都减轻了。”

在这个治疗过程中,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爱心,也需要各种专业知识。在余康轮看来,“音乐治疗师不仅需要精通各类乐器的演奏及声乐的演唱,还应具备一定的心理学、医学知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技能是,钢琴或吉他即兴伴奏,引导病人演奏或演唱,以达到具体的治疗目的。”

在这个治疗室里,余康轮具备专业的音乐知识,对医疗非常感兴趣;而刘莹莹则毕业于广州医学院的心理专业,从小热爱音乐,两个人的互补性非常强。开诊5个月以来,音乐治疗室受到病人和家属的欢迎。目前已经为一万多人次进行了治疗,其中既有面向团体的,又有单独开小灶的。


治疗故事  抑郁者不再抗拒

李先生原来是一名制造飞机的高级工程师,无论是薪资还是技术,都是业内的佼佼者。但是一场车祸完全改变了他的人生,颅脑受损导致语言和运动能力受损,同时也在心理上打击了他。

“刚进来的时候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而且心理很抗拒。”刘莹莹告诉记者,“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配合,脾气大得很,很‘奸诈’,冷冷地面对这个世界。”但是,经过四五个月的治疗,在昨天的音乐课上,他手握沙槌,虽然不能完全跟上节拍,但很用心地打着拍子。当记者问他效果的时候,他也很高兴地说:“很好。”当记者询问他的年龄时,他很艰难,但很配合地举起了手指,比划着50的字样。

“现在已经能与人进行简单的交流,抑郁和焦虑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刘莹莹表示。


失语者开口说话

在治疗室的墙上,有一面大红的锦旗特别惹眼:“音符旋律医失语,重新发声创奇迹。”这是东莞石龙一名患者赵先生送来的。

赵先生已经61岁,原来在一所中学当行政主管,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损坏了颅脑,经过两年的治疗和康复,虽然身体得到了治疗,但身心受损严重,最典型的症状是失语。

他们到过声望最高的中国康复研究所,但效果并不理想。在业界“北有中康,南有工康”的指引下,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到了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并接受了音乐治疗。“刚刚进来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你可以看得到病人很厌烦,总是表示‘算了’、‘算了’,对自己对医院都没有信心。让他发声,他光做口型不发声。”刘莹莹介绍,但音乐逐渐抚平了他烦躁的心,赵先生从被动配合,到主动地参与。经过三四个月的治疗之后,赵先生有了很大的进步,以前一句话也不会说,现在能简短讲话了。“他的老婆开心得不得了,而他,也开心了很多,乐观了很多。”

 

(摄影 王燕 黄黎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