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交流互动 > 康复案例 > 工伤康复,让植物人获得新生

工伤康复,让植物人获得新生

作者:zmq 来源:本网 2013-01-05

冬天的早晨,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的运动治疗大厅里,35岁的颅脑外伤患者刘庆海,已经可以自己驱动轮椅了,医生查房时,也可以利索、主动地“握手”、“再见”,进行简单的对答了。谁能想到,一年前的他还是一个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呢?

刘庆海,一个在珠海某旅游景区从事保安工作的山东人。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2011年2月9日这个平常的日子,工作中的刘庆海,像往常一样骑电动车巡逻,在凌晨两点不幸发生车祸,工友发现时他已经昏迷,生命垂危,立即送到了珠海当地医院,急诊头颅CT提示:双侧大脑半球多发脑挫裂伤;右额颞叶脑血肿;额枕颞骨及颅底颜面多发骨折;双筛窦及蝶窦积血。当天就做了“左侧额叶去骨瓣减压术”,手术后在ICU继续监护治疗。手术后一月余,刘庆海的神志慢慢好转,看到妻子会流眼泪,能眨眼,偶尔能动动左手指。就在家人为他的恢复感到高兴时,噩运却再一次降临在这个多舛的家庭。3月中旬,刘庆海的病情恶化,未修补颅骨的左侧大脑明显膨出,他再次陷入了昏迷。头颅CT提示出现了“重度脑积水”。2011年3月29日做了“脑室腹腔分流术”。又在2011年9月29日做了“左侧颅骨修补术”。手术是做完了,刘庆海的生命保住了,但他的病情却止步于“持续持物状态”这个诊断。不放弃的家人先后将刘庆海辗转当地多家医院治疗,但病情仍没有好转。由于刘庆海的此次受伤属于工伤,在这无奈的时刻,珠海市社保局联系到了他的家属,将他转到了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刘庆海于2011年11月16日转到了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神经康复科。刚入院的刘庆海,呈现在医护人员面前的是植物状态,没有意识,四肢不能活动,疼痛刺激也只有左侧上下肢轻微活动。严重消瘦,一个一米七几的大汉,八十斤都不到,名副其实的“皮包骨”。插着胃管,并且常常呕吐。四肢僵硬,双上肢屈得紧紧的,双下肢伸得直直的,两个脚掌明显下垂内翻畸形。另外咳嗽频繁,痰多,大小便失禁。

针对刘庆海的病情,神经康复科的医护人员进行了详尽而仔细的查房,主管医生李丽也与物理治疗、作业治疗、言语治疗、针灸、理疗等多个治疗部门进行了详细沟通,多方面综合评估患者病情后,制定出了一套针对刘庆海病情的康复方案。

打好根基——营养支持

长期卧床患者的肾上腺皮质激素分泌较正常人增加约两倍,维持机体代谢所需能量为正常人的150-200%。因此植物状态病人的“饮食”需要专门的调配。自刘庆海入院后,神经康复科的医护人员就其病情制定了一套既具体又可行的肠内、肠外营养摄入表,让他的体重由80多斤逐渐提高到了110斤。

不过,科学的营养餐单,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其实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就像很多植物状态的病人一样,在刘庆海最初入院的两个多月里,留在神经康复科医护人员记忆里最深刻的,应该是关于他呕吐的问题。频发的呕吐,经胃管回抽时常常可以见到暗红色的流质食物,胃内容物潜血及大便隐血实验的阳性,也进一步证实了刘庆海存在消化道出血的情况。针对消化道出血的原因,医生、护士团队进行了具体的研究及分析。杨琦清护长先后多次考证留置胃管的长度,进入胃内的深度,确定留置胃管操作准确无误。黄宝芸主任分析了患者频发呕吐原因:1、长期留置胃管导致的反流性食管炎。2、不排除长期留置胃管所致的咽、食道压疮,刺激因素导致胃痉挛,出血、呕吐。根据上述分析的病因,主管医生在黄主任的指导下先给予患者药物止血、抑制胃酸分泌、护胃治疗。并且指导刘庆海的家人抬高床头喂食、每次喂食的分量规范。同时加强吞咽功能训练,力求尽早拔除胃管。经治疗,刘庆海的呕吐状况逐渐减轻。又经过两个月的吞咽功能训练,他已经可以经口缓慢进食少量流质饮食。在这个时候,黄主任果断给患者试拔胃管,拔胃管后的第一天,刘庆海呕吐次数明显减少,第二天没有出现呕吐。逐渐的,呕吐症状消失了,大便隐血试验正常了,进食量也逐渐增加了。营养支持才得以确实执行。


植物状态的刘庆海(留置胃管)


吞咽训练

清除绊脚石——正确的体位摆放与关节畸形的纠正

在接诊的很多颅脑损伤的病人中,常常可以遇到一些受伤过后很久才进行康复的患者,他们往往不注意肢体的摆放,时间一长,导致了关节不可逆的畸形。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肢体的肌力逐渐恢复了,但严重的关节畸形,让他们失去了明明有可能恢复的步行能力,只能永远的坐在轮椅上。这是多么让人感到可惜!

刘庆海也一样,在受伤九个月后,才被送到了我们康复医院神经康复科,除了僵硬的四肢同时带过来的,还有他的一对“马蹄足”——就像一位芭蕾舞演员表演时的脚。他的主管运动治疗师黄伟艺,评估后发现刘庆海左侧踝关节跖屈45°畸形,右侧踝关节跖屈50°畸形。踝关节作为人体最重要的负重关节之一,刘庆海这样的踝关节,显然是不能够适应日后的站立,尤其是步行的。于是,运动治疗师开展了针对关节挛缩的牵伸技术训练,电动起立床训练,并在床边进行肢体的被动关节活动训练。同时,义肢矫形科的治疗师,根据刘庆海的情况,为其定制了夜间踝足矫形器,让他在康复训练结束后,仍能够持续牵伸、纠正畸形。护士们则指导家属正确摆放刘庆海的肩、肘、髋、膝、踝等主要关节,预防肌张力高导致的各种关节畸形与关节脱位。就这样,刘庆海的踮起的足跟离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近,踝足矫形器的鞋垫也越来越薄。到了2012年9月,刘庆海已经可以穿上普通的布鞋进行站立训练了。其他全身的关节也完全没有畸形。


特殊的高跟鞋


初练站床

点亮心灵之灯——促醒

对于植物人,我们最迫切的愿望是什么?苏醒。的确,这是个很重要也很艰难的转换过程,很多植物人一睡就是几年、十几年,甚至很可能就一直这样沉睡下去,变成“活死人”。来到神经康复科后的刘庆海,在帮他解决营养支持、并发症的同时,我们也进行了综合的促醒治疗,其中包括改善脑代谢、促醒的药物治疗,言语科的熟悉声音、音乐刺激疗法,作业部门的感觉统合训练,运动部门的神经促通技术,物理治疗科的正中神经电刺激,针灸科的醒脑开窍法,还有护理的呼唤式护理方式。通过多方面综合治疗,慢慢地,刘庆海的眼球可以做到持续追踪了,左侧肢体也开始出现无目的的活动。再后来,他的左手可以微弱的执行指令动作了,并越发的准确熟练。2012年2月17日,刘庆海可以用左手握手了,可以自己用纸巾擦嘴;从口进食糊状食物;见到妻子和母亲时,也有了哭笑的表情;头部及眼睛自主活动较前更加灵活。他脱离植物状态了!至此,“植物人”刘庆海终于“醒过来了”。


可以做算术题啦


伤后第一次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更进一步的提高——综合康复

面对植物状态的患者,苏醒不仅仅是我们唯一的目的,要让转醒后植物人生存质量提高, 不但要让患者身体器官脏器的功能恢复,还要让患者达到能与家庭、社会交流的能力。刘庆海虽然醒了,但仍不能说话,右侧上下肢不能自主的活动。刘庆海清醒后,黄宝芸主任再次组织病例讨论,调整治疗方案进入促醒后康复治疗阶段,着重于加强左侧主动性肢体活动,恢复体力,进一步日常生活能力训练。接着加强吞咽、咀嚼的训练,发音、语言的训练,思维和认知的训练,避免患者情感和心理障碍,让患者恢复语言功能,争取尽快恢复生活自理能力。

经过接下来几个月的康复治疗,刘庆海可以写出自己和妻子的名字,能够完成二十以内的加减乘除算术题了,后来还逐渐能够发音,到了2012年12月中旬,刘庆海能够简单说话表达了。在作业治疗师不懈的训练下,刘庆海先学会了洗脸、刷牙这些日常的生活技能。到了2012年10月,左侧肢体活动越发灵活的刘庆海,还学会了驱动轮椅。到2012年11月中下旬,他已经开始尝试扶助下站立和行走的训练了!虽然现在才刚刚开始,但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必定会看到刘庆海独立步行的精彩画面!


看我站的多好!


认真看书

一直以来,“植物人”的治疗都是世界难题。由于植物状态患者护理要求高,治疗效果慢、时间长,很多人都对其采取消极的治疗态度,让“植物人”处于那种“死不了,活不好”的状态,更是给家庭带来了巨大痛苦和负担。刘庆海是不幸的,工作中意外的严重颅脑损伤,让这个原本充满生机的幸福家庭如乌云罩顶,但相对于全国众多特重型颅脑损伤后植物状态的患者来说,刘庆海又是幸运的,因为有了我们国家工伤保险这个坚定的后盾支持,作为一个工作中受伤的普通打工者,作为一个工伤保险的受益者,刘庆海和他的家人,可以在没有经济负担的情况下,安心的在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进行系统全面的康复治疗。而在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神经康复科,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刘庆海的病情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所有这些,正是依靠了工伤保险政策和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这对密不可分的保障体系才得以实现的,这正是——工伤康复,重塑美好人生!


我的美女主治医生


合影

 

(供稿: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神经康复科 李丽,周信杰,林颖怡,黄宝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