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承办协办
全国工伤康复综合基地 广东省工伤康复中心 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 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
首页 > 工康概况 > 党工团活动 > 为农民工办实事心里踏实

为农民工办实事心里踏实

作者:zmq 来源:本网 2013-07-25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社局党组书记、局长

李再胜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是来自基层人社系统的一名普通干部,说心里话,这么多年来,我既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也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但是,位卑不敢忘忧民。在这里,我汇报的是,如何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农民工实心实意办实事。

宿州市埇桥区地处安徽省北部,由原宿县和县级宿州市合并而成,人口186万,农村人口146万,号称全国最大的县级农业区。2007年6月,我从街道党委书记的位置,走上了区劳动保障局长的岗位。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向习惯于“北雁南飞”的埇桥农民工,开始出现了返乡创业的新动向。为了引导和扶持好这一新生事物的发展,我所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沉下身子访民情,深入基层“接地气”。我带着相关科室的同事,连续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跑遍了全区25个乡镇、11个办事处,南北240里、东西100余里的村村镇镇。无论是烈日酷暑、刮风下雨还是白天黑夜,我们都风餐露宿、吃住在村。

到了北部山区,许多村庄只能靠步行。我们脚上磨出了血泡,就用大头针挑破,敷上创可贴。我的胆囊炎犯了,就吃上几粒利胆片临时止痛。同事们再三劝我回去,我都婉言谢绝了。因为我清醒地认识到,在新的岗位上,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只有深入基层亲手掌握第一手资料,才能在将来的工作中对症下药,才能避免决策失误。

这一路走来,我对扶持农民工返乡创业的思路渐渐清晰。我主持起草了《关于统一盘活“土地资源”,大力扶持农民工创业的报告》,递交到区政府。在报告中,我建议区政府对农村现有的旧厂房、合并后乡镇、学校闲置的土地以及农民的旧宅基地,采取租赁、置换的办法,既可解决农民工创业建设用地问题,又可以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很快,区委区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农民工返乡创业的具体政策。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们相继打造了支河乡食品加工园区、顺河乡木材加工园区、蕲县镇纺织服装加工园区等一大批“乡村创业园”,形成了亮点纷呈的乡村工业经济,造就了一批农民企业家,同时也建成了全省最大的区级农民工创业园。现已入驻企业20余家,带动农民就地就业3000余人。截至2010年底,全区返乡创业企业已达720家,从业人员1.8万人,年创产值3.35亿元。新华社内参、《中国劳动保障报》等国内媒体纷纷聚焦埇桥。尹蔚民部长曾在内参上作了“认真总结农民工创业的新鲜经验并交流推广”批示,给予了我们极大的鼓舞和鞭策。农民工返乡创业,不仅实现了农民就地就业的愿望,而且更加有效地解决了农村“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的照顾、教育等现实问题,是未来农村发展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帮助他们是我的责任,扶持他们是我的责任,服务好他们更是我最大的责任。

2008年下半年,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下,埇桥区有13万多农民工不得不返回家乡,个别乡镇因农民工返乡出现了不稳定因素。看到农民兄弟紧锁的眉头,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隐痛。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解决返乡农民工的再就业难题。

从车站到码头,从乡村到企业,通过走访和座谈我发现,农民工大量返乡,除了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企业减员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就业的结构性矛盾,大量的劳动力与企业所需的岗位不相匹配。为此,我带领就业、培训等部门的同事开始了夜以继日的攻坚克难。在江苏、在浙江、在上海,面对着无奈和情绪,面对着不理会和冷冰冰,我们用热情包装着诚意,用意志承担着责任,最后协调了长三角地区843家用工单位、收集了5300多条内容详实的用工信息。并在春节前夕,拉开了全区“农民工再就业大援助”活动的帷幕。我们组织了千余名工作人员,发放了30多万份《致返乡农民工朋友的慰问信》和《用工信息宣传》单。我和局领导班子成员全部下到乡村,分片包干,挨村挨户发放宣传材料。当时,我们只有一个念头:宁愿我们过年不回家,也要让农民朋友安心过好年。

正当我在宁波联系用工单位的时候,我年迈的母亲突发重病,并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家人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催我回家。可当我想到新年过后,全区13万,甚至更多的农民工就业的压力时,我毅然放弃了回家的想法。焦虑和思念让我寝食难安,我只有不住地告诉妻子,多替我尽孝心,哪怕是倾家荡产,也不能让我留下终身的遗憾。那段时间,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煎熬的滋味。等我落实好各项工作赶回家时,面对大病初愈的母亲,我握着她的手说“母亲不止我一个儿子,可全区只有我这一个劳动局长,如果眼睁睁地看着农民兄弟四处找饭碗而自己不管不问,我愧对的将是全区人民和您一直对我的教诲”。听了这些,母亲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说。

春节过后,全区有近20万农民工都陆续找到了新的岗位。支河乡赵楼村的一位返乡的农民工白雪平和本村120多位农民工一起,踏上了开往浙江嘉兴的“农民工专车”。当我为她们送行时,她激动地对我说:“这些用工信息真是党和政府送给俺们农民的贺年大礼啊!”听到这话,我心里无比高兴,因为我看到的是一群走出困境的农民对党和政府由衷的感激之情。此时此刻,我深深地感到,我们的一言一行、所作所为,真的是直接代表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2010年11月,在埇桥区打工的47名江西农民,反映企业主拖欠他们8万元工资,监察大队多次交涉没有结果。情急之下,我带着工作人员直接找到了那位企业主与他据理力争,在百般劝解都无效后,我愤怒地摔碎了茶杯,叫他问一下自己的良心何在。看着满脸愤怒的我,老板自觉理亏,将8万元工资如数拿了出来。可当我们赶到农民工住地时,却发现这些江西农民工已心灰意冷地返回家乡了。我再一次坐不住了。这是农民工兄弟们的血汗钱,拿不到钱他们回家无法向家人交代啊。想到这,我立即与监察大队长一道,经过两天三夜的长途奔波,终于把这笔钱亲手送到了江西崇仁县47名农民工兄弟的手中。农民工章辉煌激动地说:“太感谢你们了,以前只见过帮我们讨债的,可从来没见过把钱送到家门口的。”

2011年2月2日是农历的大年三十,也是阖家团圆的日子,早上去上班走时我答应妻子早点回家,一起回农村老家,陪从农村赶来的父母和外地放假回家的儿子好好的吃个团圆饭。但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再次使我对家人的承诺泡了汤。当时,有30多名北杨寨乡的农民工为十万余元的工资,正拿着铁锹和棍棒和一家建筑公司闹得不可开交。得知消息后我二话没说,一边火速赶到现场,一边联系相关人员。在长达数小时的调解后,公司方勉强答应先支付6万元让农民工回家过年,余款在春节后结算付清。一起一触即发的群体事件得到了妥善解决。可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看着妻儿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我感到了深深地内疚。但是,当看到十几位同样未能回家的农民工,我犹豫了,决定就近找了一家旅馆把他们安顿下来。当我向他们辞别时,我看到的是一张张憨厚朴实的脸,听到的是一声声“一起吃个饭吧”的挽留话。我已经迈开的脚步又收了回来。就这样,我又和他们围坐在一起,吃起了热气腾腾的饺子,在爆竹的别样香味里过了一个非同寻常的除夕夜。

回顾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的四年,实心实意办实事,尽心尽责永不悔,就是我向党和人民递交的答卷。四年来,埇桥区先后被列为全国首批基层就业和社会保障服务设施建设试点县(区),全国第二批新型农村养老保险试点县(区),获得了全国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示范县(区),全国人社系统优质服务窗口单位等称号,这些都凝结着上级机关对我们的信任和鼓励,凝结着全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人员的辛勤耕耘与无私奉献。而我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我的官不大,但头顶上却始终有一颗无形的国徽在熠熠闪光;我的位不高,但却始终有一面镰刀铁锤铸成的党旗在引领着权杖的方向。我深知,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的成果由人民共享。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中,把抽象的幸福指数落实到老百姓实实在在的生活中,让社会保障的阳光照亮每一个角落,温暖每一个人,使人民群众真正分享到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是我们人社工作者的一项重要职责。我要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牢记责任、不辱使命,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继续将为老百姓服务的好事、实事办好!

谢谢大家!